“播客”悄然复兴,“耳朵经济”有怎样的可能?

学习园地 2022-05-06 16:17

在注意力争夺之战中,各平台开始抢占用户们的“耳朵”,并将其视作广告收入的新领域。在新冠疫情背景下,时事播客内容更是掀起了广泛关注的热潮。布局播客,再一次成为行业趋势。据艾媒咨询《2021年中国耳朵经济发展专题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在线音频市场规模达220亿元,用户规模达6.4亿人。

1月21日,喜马拉雅举办了首届“潮流音频大赏”暨“潮流声音金奖”颁奖盛典。作为此次“潮流音频大赏”的评审团成员,北京大学中文系长聘制教授邵燕君说:“声音是一种触觉,帮我们打开更感性的文学维度。”

疫情的延续极大地促进了播客节目及听众数量的增长。长时间居家的场景,使得用户能够进一步接触到音频内容。而时事音频作为其中的一个类别,极大地缓解了用户足不出户的信息需求。

疫情期间,不少媒体时事播客内容的用户量都创下了历史新高。除了新闻通讯、实时跟帖和互动外,媒体还以一种新的紧迫感来开展播客内容,以追赶疫情报道带来的流量上升。这类播客为揭开复杂的新闻调查报道故事提供了一个完美的平台,不仅容易获得、易于分享,还能够成功触及到广告商和媒体们想吸引的年轻受众。疫情让播客的收听突破了场景的壁垒,尽管经济呈现下行趋势,但随着播客听众人数的增加,播客的广告收入还是得以增长。

研究分析了用户喜欢新闻播客的五个原因:

1.亲近性

就像主持人在听众耳边低语一样,它更加集中,像是在与一个听众交流倾诉。因为没有视觉图像,它更多依赖于听者的积极想像,这也是为什么播客叙事形式如此有效的原因。

2.新闻变成了“讲”故事

播客压倒性地抛弃了传统的新闻阅读技术来讲述故事,那些受欢迎的播客常常在深入探讨一个主题或连载讲解,在这个场景下,被采访对象变成了故事里的人物角色,而记者(或播客主持人)几乎扮演了引导、探索的侦探角色。

3.走进采访幕后

播客记者所做的事情与广播新闻完全不同。采访过程的自我反思性和透明度已成为播客的主要特点。在听众跟随侦探或以调查员的身份投入到播客内容中时,他们想知道播客记者们是如何获取相关信息的,甚至是其反应。

4.利于情绪渲染

摒弃传统媒体训练的声音规范(深沉、匀速、客观),播客记者和主持人会在他们的表达中融入愤怒、激情、喜悦的情绪,他们通过犹豫、沉默、语气去强调或传达情感。这是一种更加自然的,允许声音多样性存在的表达方式。 

5.真实性

传统新闻认为客观叙事更能体现新闻内容的可信度,但其实,对于表达情感、个性传达观点,播客记者更能展现一个真实的“人”性,使得听众把他们当作朋友,看起来更值得信赖。

历史总是螺旋式上升,播客复兴再次印证了麦克卢汉“媒介是人体感知能力的延伸”一说,当视觉注意力红利消退,其他的感知体验便获得新的发展机遇。

目前,国内的播客也正处于飞速发展期。喜马拉雅副总裁殷启明在PodFest China播客大会上公布了一组数据:2021年1月至10月,喜马拉雅上有近700万用户第一次收听播客,并且平台上所有的历史音频内容长达21亿分钟。截至去年第三季度,在喜马拉雅托管的播客数量已超过23300个。

当下,更多的专业媒体从业者开始入局播客,《新京报》制作了29档播客节目分发在喜马拉雅上,其中最受欢迎的一档节目播放量超过了6500万。以云听、阿基米德为代表的主流媒体音频APP在2021年下载量增幅高达52%。众多音频行业玩家正在和合作伙伴一起把这块蛋糕做大。

关于音频,未来还有无限可能,但更重要的是理解市场、理解用户,关注传播环境的动态变化,做到长久而真诚的耕耘。(来源:新京报传媒研究,作者:汪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