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一线记者如何争创中国新闻奖?

学习园地 2017-12-01 09:31

编者按 7月初,集团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集团节目创优工作的通知》,各媒体也都提出了有针对性的举措。时至岁末,又到梳理、检阅创优成果的关键节点。本刊选编《第27届中国新闻奖评委谈:让人民更多地成为新闻主角》和《地方媒体如何争创中国新闻奖?》两篇文章,品一品中国新闻奖获奖者的创优甘苦,听一听中国新闻奖评委的良言忠告,或许会令大家茅塞顿开、心有所悟。尽管中国新闻奖就像珠峰横亘在我们每一位新闻跋渉者面前,但是新闻的梦想总归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一、让人民更多地成为新闻主角 

日前,随着第27届中国新闻奖揭晓,又一批优秀新闻作品呈现在我们面前。那么,什么样的新闻、专栏才能在评选中脱颖而出,并最终获得中国新闻奖?本届中国新闻奖评委陈雪奇说:“除了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之外,这一届中国新闻奖评选最大的特点就是把更多目光投向人民、讴歌人民、让人民更多地成为新闻主角。”

一是面对热点得有这样的态度。《大众日报》的首创性新闻事件报道《既拥有市民身份又保留农村“三权”——武城农民率先持证带“权”进城》获中国新闻奖二等奖。获奖记者杨学莹介绍说,她一直关注城镇化新闻,那天刚往稿库里投了一篇某地城镇化推出新举措的稿子,报社地方记者站同事看到后说武城县对于同一问题也做出了大胆探索。得知这一消息,她转天就专程去武城采访,发现武城做法更适合推广,于是主动撤掉原来稿子,把武城县经验发了出来。在被问到当时怎样在两个报道中做出抉择时,杨学莹说,在《大众日报》,记者们被鼓励做“专家型记者”,自己跑了7年城镇化这条线了,“可能就是因为长期的积累,让我在需要做决定的时候,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像《科技日报》追踪“共和国科学第一楼”原子能楼面临拆除命运的获奖报道《京城之大,能容得下小小的原子能楼吗?》、带有科普性质并粉碎谣言的《老郭的“引力波”不是科学的引力波》,同样用鲜明的观点,引导读者正确看待热点问题。

二是面对专题要有这样的策划。再次回忆起策划专题的历程,河北承德日报社副总编、承德晚报总编李筱玉对于其中艰辛仍然历历在目。在第27届中国新闻奖评选中,《承德晚报》的文字系列报道《“潮河情·滦水行”京津冀三地媒体大型联合采访系列报道》获三等奖,而这项成功的采访策划是通过前方记者与后方编辑的通力合作所达成的。

滦河和潮河是承德人母亲河,更是供京津人饮用水的“两盆”清水。成为京津冀水源涵养功能区是国家战略。在这样的背景下,李筱玉萌生了邀请媒体一起采访这两条河流沿线人民故事的想法。为此,她联系京津媒体,提前勘察采访路线,对采访内容和路线反复推敲。历时9天,总行程1600余公里,记者们从滦河源头出发,深入“两河”腹地,每天沿河行走,用手中的笔讲述两河沿岸真实而动人的故事,讲述三地共同护河、爱河的真挚情谊。

在今年的中国新闻奖获奖名单中,地方媒体策划的大型历史题材专题也有不俗表现。重庆记协专职副主席、本届中国新闻奖评委丁道谊对《辽宁日报》获中国新闻奖一等奖的大型新闻策划《铁纪铁流》印象深刻,这组策划以党在纪律建设方面的重大举措为着眼点,经过长达半年的论证、调研和采访,足迹遍布全国19个省(区、市),用80个专版、60余万字的篇幅,对1921年中国共产党诞生至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28年间党规党纪的形成史进行了系统梳理和全景展示。

三是面对网络须有这般的创新。视频访谈、H5传播……如今,传统媒体运用网络渠道进行策划推广的形式一直在增多。华龙网获三等奖的《溜索法官》网络访谈,便关注了一群以危险的“溜索”作为交通工具,以田间院坝为普法阵地,长期行走在基层,为普法默默贡献的青年法官。据介绍,这部作品的线索源自网络上流传度较高的一张法官抱着国徽溜索渡河的照片。网站决定用视频访谈和文字报道相结合的方式对这一新闻做报道。

华龙网的另一个获奖网络专题则展现了对当地历史英雄荣耀的捍卫。加多宝及“@作业本”借侮辱革命先烈邱少云进行恶意商业炒作的新闻,一度成为热点。华龙网推出全新专题,通过《事件始末》《本网追踪》《本网评论》《网友讨论》等板块设置,充分利用移动端制作H5融媒体产品等,实现了内容的完整展示,成功打赢了一场“英雄保卫战”。

“媒体要触达读者,才能起到宣传作用。然而,触达靠什么呢?靠碎片化、移动终端。因此,新媒体、融媒体创新上应该有紧迫感。让人欣喜的是,最近几年,新媒体、融媒体确实也出了一些好作品,值得提倡。”评委丁道谊认为,传统媒体在新媒体端的报道思维上,应打破固定思维,推陈出新。评委陈雪奇同样提到了新媒体作品的推广和评价问题,并对未来新闻奖评选中对于新媒体作品评价标准的完善充满期待。

二、地方媒体争创中国新闻奖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中国新闻奖评委周然毅分析说,经常听到一些地方媒体同志讲,一年下来忙忙碌碌,等到申报中国新闻奖时,把上年作品过一遍,才发现符合要求且较少瑕疵的作品几乎没有。地方媒体尤其是地市县级媒体,新闻资源、人力物力有限,与中央媒体相比,既没有重大题材新闻报道的诸多机会,也没有人才济济的团队优势。因此,要求地方媒体全年的作品件件都是精品既不客观也不现实。但是地方媒体可以集中优势团队,每年重点打造几件作品。这些重点打造的作品往往就是本媒体当年最好的作品,可以作为本媒体新闻工作的标杆,起到示范性作用。地方媒体在重点打造争创中国新闻奖作品时,应立足本地新闻资源,做到常规题材出新,稀缺题材做精。一是用好本地特色的经常性新闻资源;二是用好本地独有或稀缺新闻资源。

周然毅认为,地方媒体争创中国新闻奖应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一是牢牢把握正确的舆论导向。申报中国新闻奖的作品,绝大多数都能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但也有个别作品,主观上想帮忙,客观上却可能起到消极负面作用,造成不良社会影响,这样的作品显然不能入选。

二是应体现媒体特点。参评中国新闻奖的媒体类别包括报刊、广播、电视、网络等,不同类别的媒体有着不同的特性,参评作品应充分体现媒体特点。比如,广播作用于听觉,以音响见长,优秀的广播作品甚至能让听众产生通感,听觉与视觉相通,由声音而产生形象。

三是应尽量避免各种硬伤。业界对于淘汰事实、史料错误的作品基本没有争议,但对一件作品因为一两个非关键性错别字或标点错误被淘汰或被限制获奖等级,也有一些不同意见。个人认为,以文字作品为例,虽然合格标准允许极小比例的差错率,但合格只是最低要求,对获奖作品的要求应该更高一些。不过,也不宜死抠现行标准或词典,比如标点符号的使用,过去并列的书名号之间、引号之间用顿号是正确的,现在变成错误了,这就值得商榷。

四是坚决杜绝造假。《中国新闻奖评选办法》规定,必须按照刊载或播出原件报送,如发现参评或获奖作品有造假、虚报、篡改、伪造等违规问题,一经查实,即撤销该作品的参评或获奖资格。但每年都有作品在公示期间被举报造假,因而被撤销参评资格或获奖资格。这些违规行为严重违背评奖宗旨,违反职业道德,是应该坚决杜绝的。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的《第27届中国新闻奖评委谈:让人民更多地成为新闻主角》和《中国记者》的《地方媒体如何争创中国新闻奖?》)

新闻研究室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