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要有一双善于发现新闻的慧眼

学习园地 2018-05-14 17:48

今年2月以来,为了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大兴调查研究之风的重要指示,我省宣传思想文化战线广泛组织开展“大学习、大调研、大练兵”活动。就其本质属性来看,“三大活动”和坚持新闻“三贴近”原则是一脉相承的,是鼓励记者到基层去接地气、“抓活鱼”,是真正转变作风、改进文风的一大新举措。

在通讯技术越来越发达的今天,打电话、发传真、发邮件等等方式都可以完成采访,但由于记者、编辑缺乏一线采编经验,对生活场景描写少了,新闻不新鲜,没有现场感,“两腿泥”的记者也越来越少。

很多媒体记者尤其是年轻记者,缺乏生活经验和扎实的调查采访,以网上“搜新闻”代替“跑新闻”,在发现新闻线索、缩短新闻生产周期上起了作用。但同时也导致了一些新闻的“硬伤”甚至是“致命伤”——假、大、空。

无论新闻传媒面临的外部环境怎么变化,科技如何发展,我们的新闻传播活动都不能离开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不能离开新闻从业者的实践活动。这对老新闻工作者是一种坚守,而对刚入行的年轻记者,是一次不见火花的淬炼。

    罗丹有句名言: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大师的至理名言,对于新闻从业者来说同样受用。

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这个“发现”就是要有特有的敏感,面对比比皆是的新闻素材,要用我们的慧眼去“发现”。要有抢新闻的意识,关键时候,听到一种新精神、一种新提法、一个新题目,马上在头脑中有所反应。新闻工作者的分辨能力应渗透于新闻报道的各个环节,如采访、选题、立意、组材、结构、语言表达等,要在瞬息万变的信息面前迅速识别出是否有新闻价值,从而在有限的时间内抓住新闻的本质。

除突发性新闻事件外,大量的新闻报道都要靠记者自己去“发现”,这也是新闻从业者必须具备的职业素养。

1988年夏天,我去市里一家破产的合资企业采访,本想采写一篇有关盲目引进境外设备导致企业破产的批评报道。当时正值国内第一家破产企业——沈阳市防爆器械厂宣布破产后不久,这个话题比较敏感,也非地方报纸所能驾驭。我在采访破产企业职工时发现,他们谈论更多的是企业被兼并后工作和生活有了保障,而作为兼并企业的衢州棉织厂仍对被兼并企业职工视如己出。职工全然没有“失去家园”的沮丧,倒有种凤凰涅槃、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解脱感。

那时国内实施企业破产法正遇到如何安置破产企业职工的难题,面临着一道难以逾越的“坎”。这恰好是一个重大的新闻素材。

于是,我以蹲点的方式,再次到这家企业采访,“沉”到职工中间,与他们深入交谈。根据采访的情况,我决定改变选题,重新调整报道角度。1988年7月底,由我执笔的《衢州棉织厂对被兼并企业职工一视同仁》一文在《衢州日报》以头版头条位置刊出。不久,《人民日报》以二版头条的位置迅速转载,并专门配发了题为《手心手背都是肉》的短评。

此后,《浙江工人报》《浙江日报》等报刊也分别以头版头条和二版头条的位置转载。国家轻工业部以简报的形式全文转载了这篇报道,并专门加了编者按,向全国轻纺企业介绍衢州棉织厂的经验,称“一家地方小企业的兼并举动,为解决如何安置破产企业职工这个全国性的难题,提供了有益的经验”。

虽然时隔多年,但我仍继续关注和追踪前面所列举的两家企业兼并后的情况。最初的企业兼并方式,并不是企业自主所为,而是政府“拉郎配”式的撮合。由于市场形势发生了变化,市棉织厂兼并企业后不堪重负,自顾不暇。最后主管部门下发一纸文件,结束了两家企业的兼并关系。而当时另一家企业则以市场化的运作模式进行兼并,这种“自由恋爱”式的组合,真正实现了生产要素的优化配置。兼并后两家企业优势互补,企业由此走上良性循环的发展之路。

结合数年前采访企业兼并的情况,我和衢州日报经济部编辑策划了一组题为《“包办婚姻”山重水复  “自由恋爱”柳暗花明》的对比报道,这组报道后来被评为1994年度浙江省好新闻。

在这六年间,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由“摸着石头过河”到社会主义商品经济体系的初步确立,经历了一个嬗变的过程。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有幸见证和记录了这一历史进程,这是我职业生涯中一段最难忘的经历。

记者不仅要学会用笔去记录,更要学会用心去思考。从业以来,我十分注重培养自己多视角思考问题的能力,并运用到新闻采访实践中。只有长期坚持深入基层、调查研究,才能发现身边的新闻,抓住关键问题,练就较高的新闻敏感性和多视角观察事物、发散性思考问题的能力,写出记录我们这个伟大时代的好作品。        

(作者系集团广播电视报资深记者 刘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