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爱国:重大主题报道的“六个纬度”

学习园地 2018-09-25 17:28

一、高度

就在于是否能够准确地把握时代的脉博,代表社会发展的方向。高屋建瓴,体现时代性和前瞻性。

像今年改革开放40年、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2021年建党100周年等等,对中国而言,都是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时间节点;像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加强社会管理创新、党员先进性教育、干部队伍廉政建设、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等等,也是我们国家某个发展阶段的战略主线。只有深刻领会这些重大主题的战略意义,用新闻专业视角进行思考,用以指导新闻实践,重大主题报道才有灵魂,才有高度。

二、速度

就是新闻快速响应的机制,就是指新闻思维的流畅性和灵活性。每一个成功的新闻策划背后,一般都需要这种快速响应的创造性思维。

2014年12月9日《金华日报》头版有一篇消息,标题是《横跨亚欧八国,行程万余公里,开辟中国小商品出口欧洲新“丝绸之路”马德里迎来首趟“义新欧”货运班列》。特派记者何百林从西班牙发回消息,第一时间报道了从万里之外的中国义乌开来的首趟“义新欧(义乌—马德里)”国际铁路货运班列抵达西班牙,共同庆祝中欧新的“丝绸之路”的诞生。“义新欧”班列打破了中国小商品依赖海运的出口运输方式,开辟了中西两国的商贸物流新通道,是中国“一路一带”倡议取得的非常重要的新进展,意义非凡。

金华日报这篇消息,对国家经济发展的战略思想,极度敏锐,把握非常及时,在全国传媒界确立了先发优势,获得了第二十五届(2014年度)中国新闻奖二等奖。

三、广度

这个广度包含两层意思:首先是指重大主题报道,往往需要全方位的深入采访,时间跨度大,空间范围广;其次是指传播范围广,影响力大。

《金华日报》系列报道《左眼工伤艰难索赔近8万元 雇主遭难主动放弃全部赔款 义乌最美民工张明伟:“东家”比我更需要这笔钱》,获得了第26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这组报道从2015年1月13日启动,到2015年12月28日收尾,时间跨度近一年。报道的主角是贫困的外来民工、身患绝症的破产小企业主等草根阶层,讲述的都是这些草根阶层身上焕发出的真善美的故事,真实地还原了他们的人性之美。人民网、光明网等众多主流网站,转载了每一篇报道,让这些可贵的正能量传递得更远,影响到更多的人。

最后,金华日报报业集团联合当地慈善机构,共同发起成立了义乌市外来民工关爱基金,这是国内首个专门救助贫困外来民工的关爱基金。善始善终,为这组重大主题报道划上圆满句号。这也是打动新闻奖评委的一个重要原因。

四、深度

就是要体现报道的独特性和深刻性。它也可以区分为两个不同的层次。

首先是独特性,就是“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说出了别人说不出来的话,这也是一种深度。

其次是深刻性,就是报道能够触及到常人一时难以认识、一时难以把握的事物的本质,揭示了问题的核心和思想的精髓。这样的报道,那就必然是有深度的。

深度在于准确地挖掘思想内涵。没有思想性,再精美的文字也打动不了读者。重大主题报道必须追求思想性,从而提高报道的深度。

第27届中国新闻奖三等奖作品、发表2016年5月16日《金华日报》的通讯《全球最大小商品城何以三十年兴盛不衰——解读诚信立市的义乌样本》,用独特的视角,深入采访和研究,得出了让人信服的结论:义乌市场历经30多年发展仍然兴盛不衰,得益于始终坚持诚信立市的理念。在长期的经营中,商户们自发形成诚信自律的良好风气,市场管理者也在制度建设和技术保障方面积极有为、大胆创新,让失信者在义乌市场无处藏身,从而逐渐将义乌市场打造成我国诚信建设的市场样本。

五、力度

就是主题报道应该具有振聋发聩,直击人心的力量。

《金华日报》的“走在前列,共建金华”系列评论作品,获得浙江省2016年度重大主题报道一等奖。代表作之一、本报评论员文章《认清大逻辑 扛起新使命》,直接指出金华市的发展短腿,要求广大干部群众站在历史的维度,站在全省乃至全国发展的大局,认真领会“走在前列”的深刻内涵,科学谋划“共建金华”的现实路径,辩证理解并努力担负起“走在前列共建金华”这个看似平常却内涵丰富的大使命。

文章最后说:有专家分析,改革开放30多年来,浙江经济呈现出明显的阶段性特征:前15年是“温州(台州)时代”,独领风骚;第二个15年是“杭州湾时代”,蒸蒸日上、方兴未艾。现在,第三个呼之欲出的时代是“浙中时代”。这样的论断,让当地群众热血沸腾,备受鼓舞。

六、温度

所谓报道的温度,就是重大主题报道中包含的人情味、故事性,报道中体现出来的人文关怀。

最近说得比较多的几句话,可以拿来作为参考:“宣传新闻化,新闻故事化,故事细节化,细节生活化。”报道中的生活味和人情味,可以提高新闻的传播力,增强新闻的感染力。

故事化传播,一般有几个关键词需要注意:

首先,好故事一定是有意义的,故事背后往往蕴含着一个深刻的道理。不要为了讲故事而讲故事,而要讲紧扣重大主题、具有典型意义的故事。

其次,好故事一定是有意思的。情节曲折、生动有趣的故事,可以让受众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信息。

第三,好故事一定是打动人心的。丰富的细节描写,充满人间温情和生活气息,最能打动人心。如2013年12月27日《金华晚报》的报道《姐妹》,获得第二十四届(2013年度)中国新闻奖三等奖。报道写的是2007年感动中国年度人物孟祥斌,在金华部队服役,2007年11月30日,温州女青年李小月因为感情受挫跳进婺江轻生,孟祥斌奋不顾身搭救,壮烈牺牲,年仅28岁,留下年轻的妻子叶庆华和3岁女儿孟诗妍。人们的想像中,叶庆华肯定会怨恨李小月,因为她害死了自己的大夫。但实际上在六年的时间里,叶庆华和李小月之间建立了超越生死的姐妹情。从宽容大度,到互相关爱,到心生牵挂,到情同姐妹,其中的人性美好让人感怀。(沈爱国系浙江大学新闻系主任、教授,此文摘自他在全国报社社长总编“走转改”金华行暨重大主题宣传峰会上的讲话  来源:看传媒)